【前桌的李同学】(03)【作者:0038】   校园小说 
字数:1119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

  本次更新小真篇,因为尺度问题这个角色之后没有再出场,感觉比较可惜,期待小真长大的那天吧。

  ****************************

  「额,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嘛~ 」

  李同学把T恤拉到屁股以下坐好之后对我解释道,「那天晚上被撞见之后,我当然是第一时间叫她不要声张和告诉大人嘛,我就跟她说可以答应她任何事情。」这是讨好小孩子的话吗……

  「当天晚上她点点头就跑回去了,大概也是被吓到了吧,结果三连休的第二天,她一大早就跑过来说今天她家没人,让我今天陪她玩,本来照顾我的亲戚就和隔壁关系挺好的,就让我过去了。」

             (回忆·5月2日)

  「今天爸爸妈妈一起走亲戚去了,小真觉得太无聊就赖在家里了,不过李姐姐肯过来陪我玩好开心~ 」小真似乎是真心高兴的样子,「李姐姐不用拘束,就把这里当自己家吧~ 」

  这个梳着妹妹头的小女孩笑起来确实有着天使一般的亲和力,不过要是另一面暴露出来的话,就完全不一样了,「那么李姐姐快点把衣服全部脱掉吧~ 」
  「诶诶~ 干嘛要脱衣服啊,不会很奇怪吗……」

  李同学自己都觉得自己辩解得毫无底气。

  「都说了不要拘谨就当自己家一样嘛,李姐姐不是在楼道里都能一丝不挂吗?」
  「没有一丝不挂啦!至少……还穿着丝袜啊……」

  「好吧,那就只许穿丝袜好了~ 」小真盯得李同学都有点发怵,「可不包括丝袜下面的小裤裤噢~ 」

  被逼无奈的李同学只好一件件脱下自己的衣服,最后甚至解开里面的系带内裤,从黑丝裤袜中抽了出来递到小真手上。

  「这个液体是什么啊?」小真用手沾着内裤上的透明液体,拉出一条细细的水丝。

  「不会骗我是尿吧~ 」

  「那个……那个是我分泌的爱液啦……」李同学羞红了脸,「是兴奋的时候就自己流出来的润滑液……」

  「诶~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李姐姐就兴趣了啊?」

  小女孩不知天真还是故作天真地紧追不放的问道。

  「因……因为我是露出身体就会感到兴奋的变……」李同学结结巴巴地说不下去,小真则顺势拉住李同学的手,让金发少女蹲了下来,拨开她耳边的垂发,对着李同学的耳洞轻吐一声。

  「变态李姐姐~ 」只是一声轻叫,就让没有内裤兜底的李同学分泌出更多的液体,就算从外面也能看出那条裤袜的裆部已经透湿了。

  「李姐姐这么快就湿了,下面不会难受吗?」小真好奇地问道。

  「经常湿湿的已经习惯了嘛~ 」李同学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诶,这样啊,那我们先去泡个澡吧~ 」

  说着小真就把只穿着一条黑丝裤袜的李同学往浴室方向拉。

  「咦?为啥要现在洗澡啊?虽然一般来说洗澡是第一件事啦,不过现在不是一般情况啦!你还这么小,况且我们都是女生……」

  感觉李同学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

  「李姐姐在说什么呢?干干净净的比较舒服吧~ 我一直都想有一个姐姐可以一起泡澡呢~ 」小真边走边回头对李同学笑着说道,不过这种小孩子的单纯总是只能维持三秒钟,「李姐姐不是会答应我任何事情吗?

  如果不想我把李姐姐夜晚光着身子在楼道做羞羞的事情告诉爸妈的话~ 「
  「好嘛好嘛~ 一起洗泡泡澡就是了嘛!」

  虽然李同学觉得大人一般不会信小孩子说的这种话,不过毕竟是自己的邻居,还是顺着小真的意思来比较保险。

  於是等放好热水和发泡剂,绑好长发的李同学正准备脱掉裤袜进浴缸时候,又被先一步坐进浴缸的小真叫住,「我觉得李姐姐穿丝袜挺好看的,就不要脱了直接进来吧~ 」

  不得已李同学也只好就这样穿着裤袜跨进了浴缸,被热水打湿的丝袜紧紧地贴在双腿上,那诱人的光泽就是李同学自己看了也有点出神。

  但眼前这个吹着手里泡泡的小女孩反倒没有特别在意自己的美腿,而是对另一个更加明显的部位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李姐姐的胸部为什么这么大呀?比妈妈都要大好多~ 」小真身子靠了过来,伸手抓住一对排水量巨大的豪乳,不知轻重地揉捏起来,搞得李同学叫唤起来。
  「小真轻一点嘛,这样是会痛的啦~ 」李同学把手盖到小真的那双小手上,手把手地教她应该怎样对待这个柔弱的部位。

  「李姐姐的胸这么大是有母乳吗?」才没有啦——李同学这样吐槽道,但小女孩已经一口吸了上去,好像真的要吸出母乳似的吸允轻咬着,第一次被人这么激烈对待胸部的李同学立刻有了感觉,如果不是在浴缸里看不出来恐怕又要被小真嘲笑自己的变态体质了。

  「唔,都吸不出来嘛……」

  「早就说了不可能吸出来嘛!」李同学对这个任性妄为的小女孩当真有点棘手的感觉。

  「那就换李姐姐帮我舔一下吧~ 」这时小真坐到了浴缸边,把一只嫩嫩的小脚丫伸到李同学跟前,「从脚尖到脚跟都要舔干净噢~ 」

  说是舔干净,但五六岁的小孩子身上哪有髒的地方呢,就算不在浴缸里面,只有提出这个要求,李同学就会毫不犹豫地伸出舌头吧。而事实上,李同学已经跪坐到小真身前,用自己的香舌在那只滑嫩的小脚板上四处游走,惹得小真咯咯笑得不止。

  「这样好痒啦~ 来把嘴巴长大一点~ 」李同学听她的命令长大了嘴,小真这时却用力将小脚丫伸进了金发少女的口腔深处,「哈哈~ 这样就好多了,李姐姐里面好烫呀~ 」

  小真的玉足在李同学嘴里不时踩踩舌苔,或是往喉咙更深处探索前进着,第一次体验这种另类深喉的李同学几乎能听到自己兴奋时心跳声,但随着那只小脚的不断戳弄和深入,李同学还是产生了反胃的感觉,但小真的脚塞满了自己的喉头,就算想吐也吐不出来,好在小真没有保持这个姿势很久就把小脚抽了出来。
  「好不容易舔干净的,又被李姐姐的口水弄髒了啦~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小真并没有再让有些失神的李同学把脚舔干净,而是自己坐回浴缸洗了洗。
  「咳咳……第一次这样不太适应嘛,不过也许换个仰面的姿势可以深入一些吧?」

  李同学倒是自己给这个萝莉出谋划策中。

  「不用了,我倒觉得李姐姐比较需要洗干净才是!」小真把手伸到水下,感受着李同学下面的滑腻感,「李姐姐平时都是怎么洗澡的嘛?」

  「我还是很爱干净的啦~ 每天早晚都会洗一次澡,而且睡觉前灌肠把肚子清理干净!」

  「灌肠?那是什么?」貌似小真这次是真不知道了。

  「就是用道具把温水灌进屁屁里,把肠道里便便都清洗干净呀~ 还有减肥的功效噢~ 」

  「诶~ 这样啊,那李姐姐现在就来灌肠给我看吧~ 」

  「行啊,不过我得回去拿灌肠用的道具过来,你等我一……」

  「不用回去啊,只是把水灌进屁屁的话,用这个就可以了吧?」

  小真举着连在浴缸前面水龙头上的橡胶软管说道。

  「诶……」

  已经洗好的小真站在浴缸外,试了试水温之后,就将簌簌冒着温水的橡胶管插进了脱掉丝袜趴在浴缸里的李同学后面,虽然动作有点粗暴,但在肠液的帮助下也顺利地插进5公分之多。

  「呀……小真你是不是水开得太大了,感觉好胀……」

  肠子里不断被灌进温水的李同学时不时小声呻吟一下,肚子里的饱胀感却是只会有增无减。

  「明明就灌得很慢了!」说着小真就在李同学屁股上狠狠打了一下,除了得到这位金发少女的闷哼声作为回应外,依稀还能听见她体内水回荡的声音。
  「哈哈~ 李姐姐这样子真好玩儿~ 」小真用手摸着李同学慢慢胀大的肚子。
  「嘤嘤嘤嘤……已经不能再灌了啦……会喷出来了啦……」李同学的身体开始有些颤抖,似乎不是装出来的样子。

  「好吧,那就灌这么多好了,」小真抽出橡胶管,关掉水龙头,「可不许把臭臭弄到我家浴缸里噢!」

  「嗯,只要上个厕所就好了……」

  「厕所也不行!」不顾李同学的哀嚎,小真自顾自地穿好衣服,准备出去,「先忍着噢~ 我有个好主意了~ 」

  说完小真就出了浴室,听声音似乎也出门去了,无奈之下李同学也只好先起身擦干身子免得着凉,但下面的便意是一波比一波强烈,加紧收缩括约肌的李同学额头都已经渗出了汗珠,哪怕再晚一分钟她就会毫无顾忌地将肠道里的水通通喷出来吧。

  「诶~ 李姐姐还不错嘛~ 」好在小真及时回到了浴室,但貌似没有立刻允许李同学排出的意思,「我家楼上就是天台了,我刚才上去看过没有人在,李姐姐你就上天台上解决吧~ 」

  「咦,天台吗……好吧,那我去穿件衣服……」

  「衣服我放到天台的水箱旁边了~ 」

  「恶魔!欺负人!」李同学急得快哭出来了,结果这么一喊下面顿时冒出一丝水流,再不方便一下恐怕是真的忍不住了。

  「我会给李姐姐留门的~ 」小真对光着身子爬上楼的李同学喊道。

  等李同学一上到天台就暗叫不好,这所小区所有的住房都是九层楼,所以站在天台上可以毫不费力的看到四周几栋房子天台的情况,加上今天天气好,指不定就有上来晒衣服被子的阿姨大婶,一不留神就会被看到自己的变态行为吧。如果穿上衣服还好说,但是肚子已经开始感到绞痛的现在,还要去爬通往水箱的爬梯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权衡之下,李同学还是决定先把体内的水释放出来,观察好没有人再快速爬上去。

  「嗯……就那个地漏好了……」李同学就这样尽量把光溜溜的身体压到天台护栏以下,弯着身子慢慢走到楼梯口侧面墙角的地漏上,刚一蹲下,李同学却突然听见有上楼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而且以声音大小来看肯定是一个成年人。「啊……不行……蹲下来就完全忍不住了……

  啊啊啊啊……要被人看到了……唔唔唔……「

  只能捂着嘴不让上面发出声音的李同学完全控制不住喷射而出的水流发出的声音,虽然因为昨晚睡前就把宿便清理干净了,这次也没有拉出什么,但李同学依然因为这野外排泄的快感,加上马上会被人发现的刺激而兴奋得前后都猛烈地喷出水来。

  李同学自己的问题解决了,但是将要面对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虽然中途放慢了脚步,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有个人马上就要上来了,比起有可能被其他楼栋的人看到,被本栋楼的住户看到才是更大的问题,瞬间做出决断的李同学起身踏上护栏,双腿一蹬就扒上水箱边缘,几乎是在那人出现在楼梯口的同时,李同学从侧面爬上了水箱层。

  虽然衣服就在自己手边,但李同学决定先从上面看一看这个人是来干嘛的,如果是来晒衣服的话,应该过不久就会下去。

  「怎么四周望了望就在楼顶抽起烟来了……奇怪的家夥。」

  下方的陌生男子点起了一根烟开始吞云吐雾,而上面的李同学则又动了春情,不禁想背对着这个陌生人伸手好好自我安慰一番。

  「啊,手好像有点髒了,还是用手背好了~ 」

  就这样直到5分钟后陌生男子走回楼梯口,李同学用手背磨着小豆豆来了两次之后,才老实地穿上衣服,从爬梯上爬下来。

  「小真应该等急了吧~ 赶快回去比较好……咦,那个人在干什么?」
  刚走到一半,李同学就发现刚刚那人正站在半开的小真家门口,直觉告诉她这个人不是小真的亲戚或者家人,本来这时候应该大声喊叫把他吓跑,或者立刻打电话叫保安之类的,但是少女的心中产生了别的想法。

  就在李同学还在犹豫的时候,那个男子竟然打开小真家的大门走进去将门带上了,发觉情况不对的李同学赶忙下去敲小真的门,「小真!我来啦,快开门!!」
  但是小真并没有过来开门,焦急的李同学又用力敲了几下,就在她考虑是不是要从阳台翻进去的当口,竟然是那名男子将门打开。

  「你找小真?」男子不带任何表情地问道。

  「我是小真的家庭教师,今天来上课的,这位叔叔你是小真的亲戚吗?」
  「啊!是,我是她二舅,第一次见这位老师,真是年轻漂亮……」

  本来还在想把这个女孩拒之门外的男子,在看到少女那对巨大的肉团之后,决定把她放进来,「你先进来吧,小真她刚刚去洗澡了,老师你先在客厅等一下。」
  男子随手带上门之后,就好像准备倒水招待一下到处找杯具,看着这个怎么都找不到一次性水杯只好洗了一个玻璃杯的男子,李同学更加确信这个人是第一次进这个屋子,「小偷?还是诱拐犯?

  也许还能加一条强暴未遂。「心里这么想着的李同学坐在沙发上转头四处看了看,发现卧室的门关着在,而厕所浴室的确有水声,如果不是她们刚刚洗了一次澡,怕是真的会相信这套说辞吧。

  「老师,喝口水吧~ 」男子笑着把水杯放到李同学面前的桌上。

  「这位叔叔~ 想干什么可以直说嘛~ 我不会乱叫的~ 」

  李同学仰面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这么客气怎么当坏人呀~ ?」
  听完这话男子脸色陡然一变,收起了刚才客客气气的态度猛然扑了过来抓住李同学的一双白皙的小手,将那丰满的身躯压到了沙发上,「小妮子这么骚是不是欠干呀!」

  男子喘着粗气喷到李同学的脸上搞得她一阵恶心,「瞧不起坏人是要付出代价的知道吗!」

  说着男子就准备伸手去李同学身上那唯一一件连衣裙,而李同学非但没有剧烈地反抗,反而自己把两只大白腿举了起来一直绕到了男子的脖子上,男子顿时感到脑袋一热气血上涌,心想着正事待会儿再说先把这妮子办了不可。

  但没过一会儿男子就感到有点呼吸不过来,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脖子被身下的女孩用大腿死死固定住,任是怎么挣紮都无法挣开。

  看着眼前这个裤子都没有来得及脱的男子开始两眼翻白口吐白沫,李同学才把双脚放开,「诶呀,不能让你在这里失禁,不然小真会生气的~ 」

  男子晃晃悠悠地跌坐到地方,还没缓过劲来,下体就遭到李同学的裸足狠命一踩,顿时就疼得昏了过去。

  李同学站起身,整理了一下因为两腿高举而让下体一直处於走光状态的裙摆,看着这个蜷缩着抽搐的男子说道,「抱歉啦大叔,并不是我小看坏人啦,只不过『一个普通成年男子』这样的对手,我在7岁时就可以对付了~ 」

  就在李同学准备去浴室查看小真的情况时,厕所的门突然被打开,原来是正在捆绑小真的那个男子的同夥听到了外面的动响,出来查看一下,这一看就发现怎么有个衣着清凉的大胸少女站在客厅,这个瘦猴一样的男子想着那个放风的家夥怎么这么大意把人放进来了,「你谁啊!老三怎么躺了!?」

  「噢~ 这家夥自己滑了一跤摔倒头了~ 」李同学把头歪向旁边,视线绕过瘦猴男子,看了看正被绑在浴室里嘴上贴着胶布的小真,目测应该只是受了惊吓昏过去了,於是重新把关注点放到瘦猴身上,「你们是闯空门的么?」

  「什么闯空门!咱们可是踩几天盘子了,知道他们今天没人才来闯窑子的!」
  那不就是闯空门吗!「你干啥来呢!乱来小爷我可对你不客气啊!」

  说着瘦猴从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刀,直直地对着李同学。

  「哎呀,入室盗窃也就罢了,还要加上持械伤人——未遂,这次进去估计要蹲一段时间了啊~ 」李同学跨开半步,两手一高一低手心相合地放在腰前,「刀子这种东西,不好好拿着可以容易弄伤自己的噢~ 」

  「小爷是吓大的啊!信不信我捅死你啊!」

  脾气暴躁的瘦猴面对李同学的挑衅瞬间炸毛,右手拿着小刀猛沖着捅了过来,但等他沖到对方身边时,自己的身体却不明所以地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背部着地狠狠砸在地板上,摔得他两眼冒金星。

  瘦猴这时还想用手上的刀子挥舞着砍伤对方,却发觉自己的右手被死死扣住,一阵剧痛从手腕传到手臂,瘦猴顿感自己的手臂要被废了,急忙大呼起来,但李同学完全没有想要停手意思,以致他的手腕被扭弯的角度越来越大。

  「住手!不想这女娃脸上被划几道口子的话就把他放开!」

  李同学抬头一看,一个络腮胡子的高大男子一手揽着被绑起来的小真,一手拿着小刀抵住她的小脸,李同学见状只好放开瘦猴的手腕,慢慢站起来盯着胡子男,「小妞有几分姿色啊,我们哥几个一向劫财不劫色,今天怕是要破例了。」
  胡子男一边把刀贴到小真的脸上,一边对这边说道,「把衣服脱了,手抱到头后面去!」

  这时小真似乎已经从最初的昏厥中苏醒过来,嘴里呜呜叫着看着眼前的情景,心里想着绝对不能让小真受到伤害的李同学按照胡子男的话,默默解开了连衣裙的肩带,那具光洁无瑕的肉体立刻出现在众人面前,「妈的,好大的奶子!」胡子男猥琐地舔了一下嘴唇,眼睛里好像要喷出火一样,「里面竟然什么不穿,真是骚到家了,小小年纪肯定搞过无数男的了吧?」

  「那到没有,下面是货真价实的处女哦。」李同学双头抱头地站在那里,因为这个动作而让自己的双峰显得更加丰满。

  瘦猴一边揉着自己的手腕,一边爬起来,奸笑着准备伸手感受一下那份柔软,却被胡子男给吼住了,「干什么嘛!不长记性啊?不记得她刚才的身手了?
  去拿根绳子把她绑了啊!「瘦猴只好停下鹹湿的双手,跑进里屋拿出备着的绳子,开始把一丝不挂的李同学五花大绑起来。

  「你说是处女就是处女啊?怎么也得老子亲自验一验啊~ 」

  待瘦猴把李同学用双手绑在身后胸前五花大绑捆好之后,胡子男终於放开了一直在怀里挣紮的小真,走到这个即便身怀绝技现在也只能任人鱼肉的美少女旁边对瘦猴吩咐道,「你把老三弄起来去里屋继续收东西,待会儿再让你享受!」
  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想到只是早晚的区别,瘦猴就退到一旁把躺在地上的男子拖进了里屋,想办法把他弄醒。

  而在客厅这边,胡子男亲手将胶布贴到李同学嘴上之后,毫不客气地开始揉捏那对傲人双峰,玩够了胸部再一把将她推倒在沙发上,今天第二次被压倒在沙发的李同学不禁有点感歎男人都是一个心急火燎的猴样,虽然对於自己的身体诱惑力有着相当的自信,但被这样对待还是感受了巨大的屈辱感。

  被压在身下被迫接受胡子男舔舐脖颈的李同学脑海中,回想起昨天晚上班长在视频里对她说过的话,「屈辱和羞耻是不一样的感觉,你试过那种感觉就知道了,屈辱是对心的折磨,而羞耻是一种磨砺。」

  原来真的是这样,这种单纯的屈辱感并不会带给自己过分的快感,虽然被触碰那些敏感部分确实有点生理反应,但在被不快、委屈、恶心占据心头的情况下,是完全无法和被班长或是小真下达各种羞耻命令时的快感相比的。

  「这次好像玩过头了啊……」李同学侧头看到一旁被丢在地上已经哭得梨花带雨,但却不能出声的小真,眼中闪过一丝内疚的神情,「好想去找班长呀……」
  李同学眨了一下眼睛,把注意力回到这个正准备侵犯自己的男子身上,「嗯,决定了,明天一大早就去班长家!」

  李同学的瞳孔中映出了那头秀发一般的金色光芒。

  正准备作出插入动作的胡子男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是,反绑住李同学双手的绳子在刚刚金光一闪之后已经悄然被切断散开,等他发现对方解开束缚时,一道刚猛的掌击早已击中自己的下巴,整个人被这股力道带着仰面摔了出去,要是这时还在舔舔舔的话只怕已经咬掉了自己的舌头。

  「怎……怎么回事!?那个白癡没有绑紧吗!?」

  胡子男惊讶地看着站起来不紧不慢拿掉自己身上绳子的金发少女,一手掏出刀子,一手揉着下巴撑着茶几站起来,但下一个瞬间他手上的小刀就被李同学一脚踢飞,「喂!快出来帮把手!」胡子男慌张地对着里屋喊道,但不等瘦猴跑出来,李同学顺势第二记旋踢就击中他的脸颊,脚力比起掌力那是又大了几分,这次胡子男的身体打着转地飞出去砸烂了餐桌旁的两把木椅。

  等瘦猴循声跑出来准备助拳的时候,他只看到身高超过一米八的胡子男被这个金发少女单手掐住脖子提在半空中,自知自己不会是对手的瘦猴立刻奔向被绑在地上的小真,想再次用人质令这个表面是大胸美少女本质是怪物的少女就范。
  机警的李同学立刻就两手一上一下抓住胡子男的上衣,以一个过肩摔的姿势将他摔向了瘦猴,两人就这样叠在一起摔出老远半天没能爬起来。

  李同学走到小真身旁,撕下一直让她无法出声的胶带,小真立刻喊了一声李姐姐地大哭起来,李同学急忙解开小真身上的绳子把她抱在怀里安慰道,「没事没事~ 李姐姐会解决他们的~ 」李同学回头看了一眼跌跌撞撞又爬起来的两人,「不过待会儿要和我对一下口供噢~ 接下来的也会是正当防卫~ 」

  「喂~ 快点把刀子拿好啊,然后我来算算在条子来之前,你们还有几根骨头在原位上吧!」

  (回忆结束,回到5月6日)

  「就这样,在小真报警来人之后,三个犯人就被抓捕归案了,因为是盗窃的惯犯,加上这次还有绑架和强暴未遂的罪名应该得蹲至少十年吧,从医院里出来之后……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你那暴力伤人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我可是面对持刀歹徒英勇抵抗的正当防卫啊~

  你觉得他们是信柔弱的少女和被害者幼女,还是信前科磊磊的罪犯呢~ 「
  一边讲着她的武勇传,一边搓揉自己因被夹着发卡而通红饱胀的小豆豆助兴的李同学,就这样把小长假第二天发生的事情通通告诉我了,老实说我对她练过功夫这点并不奇怪,只不过没想到这个女孩会强到这个份上。

  「你练了几年功夫了?」

  「打小就开始了,我家就是开武馆的,从小我就同辈中鹤立鸡群了,我爸一直都很看重我,不管是徒手还是兵器都是倾囊相授,」

  李同学停下来手上的活儿,躺倒草坪上,「不过后来发生了点事,和家里闹翻了,就跑到南方的亲戚家了。」

  「原来是这样啊,抱歉让你说这些……」

  「没事啦~ 是我自己愿意说出来的,因为感觉对着班长就可以敞开心扉的样子,」

  李同学思索了一下,翻过身一把将我压到身下,一对魄力惊人的双峰就这样妨碍着我的呼吸,「那些蟊贼看见我的身体一个一个都迫不及待地压上来,为什么班长大人就算被我推倒也毫不在意呢?下面那个还在吗~ 」

  李同学一只手向下伸去,开始对还有战争迷雾的地区进行探索。

 「我只是觉得一旦接受李同学就是这样一个浑身散发出荷尔蒙气息魅力、
  惊人秀色可餐的美少女的设定之后,并不会对你做出的这种色色的举动太过惊慌失措,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先下来比较好,因为我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白同学回来了。「

  「诶诶诶……班长和李同学在趁我我不在干什么苟且之事吗!?」

  你走之前不就和李同学是这个样子吗?为什么要指责我!?

  「就算要在野外来一发,也要等我一起嘛!」手上拿着两瓶水的白同学走了回来。

  「来你妹啊!」我把李同学从身上掀了下去,坐起身接过白同学递过来的矿泉水。

  「怎么只买了两瓶水?」

  「唔班长就这样把我抛弃了呜呜呜……」没有抛弃啦!

  「难得我在快被强暴的时候还会想起你呜呜呜……」可以的话请不要再有这种时候。

  「啊~ 算啦,说了这多口都渴死了,小白~ 我的那瓶有好好夹住吗?」
  「嗯……嗯,有好好地塞进去带过来……」说着白同学提起T恤下摆,一个波子汽水的瓶底从她的下体露了出来,李同学一下子滚了过去伸手抓住瓶底转了转,嘭的一声就将波子汽水从里面抽了出来,那些积攒在里面的爱液也立刻喷洒而出,淋了李同学一脸,於是李同学一副全然不在乎把小朋友吸引过来样子和白同学嬉戏打闹起来。

  在这时,我总会忘记她那异於常人的设定,而单纯地觉得是一个坐在我前桌的可爱同学。

               5月9日

  在那之后我让她们两个换回了各自的衣服,结束了一天的行程,至於回去之后李同学又和小真做了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之后几天上学我前后的变态同学似乎也收起了本性,安静地上课听课放学就回家,没有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就在我还在想这是不是女生特有贤者模式时,一个字条从前面丢了过来。

  「下下周的文艺汇演班长准备好了吗?」

  「我又没报名。」

  「我帮你报了噢~ 还有小白~ 中午吃饭的时候一起讨论一下吧~ 」
  「干。」

  因为要讨论演出事宜,这次我们的午饭地点变成了副楼的音乐教室。

  「那么可以详细地说明一下文艺汇演的事情吗?」我啃着面包盯着李同学问道。

  「上次为了拿到这间教室玩捆绑,就跟音乐老师说要排练嘛~ 后来音乐老师发现演出人员名单里没有我,以为是漏掉了就帮我把名字写上去了~ 」

  李同学扫光了一大袋肉松面包,开始叼着吸管喝餐后酸奶,「我也是昨天被老爷子询问节目准备得怎么样了才知道的。」

  「不了个是吧……只有不到两周了,你准备怎么搞?」

  「我准备演一个两位少女骑士为了争夺公主的芳心进行决斗,但是中途大魔王乱入掳走了公主,两位骑士摒弃前嫌齐心合力打败魔王救回公主的故事!」好穿越!

  一开始就是百合设定!大魔王到底是什么鬼!

  「大魔王就班长来演了,一定会是旷古绝今的鬼畜大魔王的!」

  才不会!「公主就是小白了~ 」

  「李同学要因为我和别人决斗,好高兴……」你倒是高兴了啊!「剧本也包在我身上吧……」

  「嗯嗯,不愧是文学社的第一笔杆子,就按照你的想法来写吧~ !」
  喂喂,让她来写你们怕是要当场滚床单了吧!「一定要有激烈的格斗场面噢~ 」

  李同学兴奋地发出一记侧踢,带起的拳风差点吹飞了我手中的面包。

  「但是还差一个人啊,另一位少女骑士谁来演啊?」我赶紧三下并两下吃掉我的午餐,「我们班上根本没有能跟你对上一个回合的女生啊?」

  「这个放心好了,班上没有学校里还是有的,拉拢二号主角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班长你就和小白一起准备剧本和服装道具就ok了!「到头来麻烦的都在我这边!

  交代完这些李同学就风风火火地跑出音乐教室,只留下我在这里头疼上哪里去租合适的服装,这时白同学过来拉了拉我的衣袖说道,「班长,我这边有可以用的演出服,你陪我去找一下,在文学社教室里……」

  於是乎,我就跟着这位不容易表露情感的文学少女来到六楼她的主场,从书架下面翻出一个大大的收纳箱,「我以前买的,不过尺码大了点,李同学应该能穿。」

  等白同学拿出里面的衣服,我才明白服装这事儿交给她肯定不靠谱。

  「白同学,你手上拿的是裆部还内置了震动棒了全身型胶衣,不是骑士服谢谢。」

  「假面骑士……就不是骑士了……吗?」白同学反倒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李同学一定会很喜欢这件的……」这我倒是不否认。

  李同学跑出音乐教室后,径直奔向了操场边的室内体育馆,一把推开剑道部的大门,元气满满地对里面正在进行午间修行的剑道部成员喊道,「抱歉打扰了~ 请问剑道部部长在吗~ ?」

  「你好,我是剑道部的代理部长,请问什么事情?」

  一个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男生走了过来,「如果是想入部的话,可以填一张申请表给我。」

  「不不,我是来踢馆的~ 」李同学直言不讳地说着耸人听闻的话,「可以请那位号称天剑的剑道部部长跟我交手吗~ ?」

  「哈哈~ 这位同学真是喜欢开玩笑,你都知道我们前部长是拿下本市剑道大赛个人冠军的高手了,还指名想跟她比赛啊?」

  代理部长扶了扶眼镜,「但是可能已经没有机会了,前部长她上个月夺冠后就引退了,明年高三她要专心准备考试,你请回吧。」

  「不要~ 那请告诉我天剑部长在哪个班级!」

  「不要打扰部长学习了,我没有理由让你这种不知道几斤几两的人去骚扰部长的生活……」

  「那我们比一场怎么样~ 赢了就告诉她在哪儿~ 」

  李同学直勾勾地看着一脸鄙夷的代理部长,「用剑道~ 」

  三分钟之后。

  「谢啦代理部长~ 有机会请你吃饭~ 」李同学一边挥着手,一边跑出门马不停蹄地奔向二年一班的教室。

  「你这哪是剑道啊……」代理部长坐在地上揉了揉被打痛的手背,「你这样还是赢不了佐佐木部长的……」

  不消一会儿,带着两柄竹刀的李同学来到了高二一班的门口,午休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但这个以学习成绩闻名的班级已经坐满了自习的学生,只有少数几个学生做成一圈讨论着试题发出一点声音。

  在那之中,有一位束着高挑单马尾的茶色头发的女孩坐在窗边的座位上,一对吊梢眼无精打采地看着眼前的习题集,虽然是这样一幅懒散的样子,但李同学能感觉到她无意中所散发出的淩冽之气,仅凭这一眼就能肯定她就是号称天剑的佐佐木部长。

  从李同学进校时,就听闻过剑道部有一位超级厉害的混血部长,不仅剑道实力高超,人也长得十分漂亮,不论男女都是追求者甚多,上个月拿到本市的剑道大赛冠军之后,天剑之名更是全校皆知,没想到竟然这么早就引退了,作为武者来说,不过上两招实在太可惜了。

  於是一半出於切磋的意愿,一半出於想拉这位学姐一起登台表演的目的,李同学大步走到了这位众人景仰的学姐面前,「佐佐木学姐,和我一决胜负吧!」
  李同学递出一柄竹刀。

  「这是我在剑道部练习用的竹刀?你从哪里弄来的?」

  佐佐木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金发学妹。「我明明要副部长他帮我保管好的。」
  「那个男生输给我了,於是就把这柄竹刀借我用用了,他说如果学姐不能专心备考的话,不妨再挥几次这柄竹刀吧~ 」

  「哼哼~ 那家夥……」佐佐木接过竹刀,细细抚摸了一下,紧紧握住刀柄。
  「你说你打赢了副部长是吧,那好吧,我和你比一场就是。」

  学姐起身带李同学走出一直被围观的教室,「好久没活动筋骨了,希望不要因为手生就把你打伤了才是。」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